[NO.27] 好熱血大叔— 史丹利!

專訪/ Melanie

他是部落格界第一諧星、熱血大叔、潮流摩人,以「就是不想和別人一樣」的精神踏入部落客這行。熱血自由人史丹利打破所有文化框架,堅持奉行搞笑又熱血的生活態度!史丹利說,他的搞笑都來自於他的生活跟閱讀,他家的書更是多到搬家都不知道要怎麼搬!

Q1. 你愛看書嗎?請問你從甚麼時候開始接觸文字書寫?
A1:我算是喜歡看書的,但我也不敢說我非常愛看書,我看書是看「週期」的,一直看書也會想要休息一下做些別的事情。雖然我看書的速度比較慢,但我還是持續在看書,我今年到現在已經在看第11本書了。至於真正開始接觸文字工作,是因為我畢業後就在雜誌社上班,那時候就一直在寫東西,但當時寫的東西也不是自己想要寫的,反正就是為了工作而寫,後來到了2004年我才開始寫部落格。

Q2. 你覺得一本極致好書的吸引力來自哪裡?
A2:如果我一開始不知道這是 一本怎麼樣的書的話,這本書的標題和書封會是吸引我的關鍵,除了內容之外,我對書的版型和設計都滿要求的,因為一本書你可能要帶著它看個幾天,我覺得要跟那麼醜的東西相處好幾天, 那⋯還是不要好了!除非那本書的內容真的非常吸引我。內容的話,我比較不喜歡科幻類的書,因為我覺得不夠真實,而這一兩年我很喜歡一個日本的作家,他叫伊坂幸太郎,他寫的是推理小說,卻又不像推理小說,從他小說裡每個人的個性可以看出他這個人大概的個性和想法是怎樣, 我自己覺得我跟他在一些想法觀念上很像,所以我很喜歡看他的書。我並不只會看好笑的東西,其實要寫出好笑的東西還是要有很多很雜的知識,大家都覺得好笑的東西很無厘頭,但其實這些都還是需要建立在很廣的生活經驗上。

Q3. 你國小念後段班,現在變作家,這樣的衝突你怎麼解釋?怎麼開始走上「諧星部落客」這條路?
A3:因為我比較不想走大家都知道的那條路,就是念書完工作,工作完就要結婚生小孩那樣,我就是不想要跟人家一樣。 我覺得大家都會喜歡好笑的東西,是因為我高中的時候是轉學生,大家都會對轉學生比較排斥,可能我又長得一副很兇的樣子,所以大家就更沒那麼喜歡我。後來我就觀察到班上有一個同學很受歡迎,因為他很會講笑話,我就想跟他一樣,或許就可以受歡迎,我是這時候開始知道好笑的人會比較受歡迎。

Q4. 文字式閱讀和圖像式閱讀,你覺得有甚麼利弊得失?
A4:以現在來講當然是看圖像會比較快也比較方便,但是圖像可以看到的東西並不是很多,它能表達的東西一定沒有文字多。 例如我看了一部小說改編的電影,如果我很喜歡的話,我會想要去看它的原著小說,因為電影 能說的有限,它不可能在兩個小時內把細節全部解釋完。所以圖像式的東西對我來說就是比較輕鬆的東西,但如果真的想要了解全部的內容和更深入的東西就還是需要文字。最近很流行臉書 (FACEBOOK),但我真的覺得太常用臉書的話會讓我的發表慾受到影響,變得很難寫文章。因為平常可以寫一篇文章的東西,我變成要在100多個字解決,這樣真的會讓我變笨,有一句話說:「螢幕越小會讓人越笨」我覺得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Q5. 現在大學生常出現人肉搜索、揪團反xxx等非常「熱血」的全民警察現象產生,你覺得為何有這樣的現像?這樣合宜嗎?
A5:我覺得大部份是起鬨,而大家其實也只要坐在電腦前面什麼都不用做,被揪出來的人他做的事是不是你真正討厭的你也不知道?我覺得如果出發點是好的的話是OK,但若哪一天出發點是不好的時候,就會變成很可怕的事!我一直不喜歡例如在捷運上看到一個人不讓位就把他拍下來放在網路上罵他,如果你要把他拍下來,為什麼不直接過去跟他講就好了?現在科技變成這樣,好像讓大家都覺得當狗仔是很酷的事,但反而讓正義感少了很多,社會也變得冷漠。

Q6. 你覺得現在的大學生閱讀能力如何?有值得讚許或再接再厲的地方?
A6:我相信大學生還是會看書,但是我身邊不看書的人真得很多。每次在坐捷運或公車的時候,可能看到一車的人只有一個人在看書,而那個人是高中生在背單字,這會讓我覺得到底是誰在買書看書啊?其實大學生的時間是很多的,可能是在坐捷運、大便或睡前的時候,都是可以撥一點時間看書的,如果房間裡只有課本,那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

< 採訪後記 >
從史丹利搞笑的生活中,其實很難想像他是個那麼愛看書,而且回答問題起來偶爾有點認真的人,就像他說過:「越是好笑的人,內心其實都會有著很深層的哀傷,只是我們選擇用好笑的方式表現出來而已。」世界有時候或許真的有點機車,但我們都可以選擇幽默的過。

Summary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0